首页 > 商业资讯 > 市场动态 > 行业资讯 > 山东钢铁年内多次陷保兑诉讼:因钢贸商贷款逾期

山东钢铁年内多次陷保兑诉讼:因钢贸商贷款逾期

2013年12月30日

  在屡遭诉讼的背后,是山东钢铁、钢贸商和银行之间的“保兑仓”危机。这种通过建立生产商、经销商和银行之间的三角融资模式,在最初钢市行情尚好的时候,曾被认为是银行降低房贷风险、显著提高钢厂和钢贸商业绩的有效模式。

 

  2011年之后,随着钢铁价格持续暴跌,钢贸商市场陷入低谷,大批钢贸企业倒闭的情况下,钢厂成为借款纠纷中的连带赔偿者。分析称,曾经被视为万能的“保兑仓”模式,已逐渐沦为类似山东钢铁这样大型钢厂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4.8亿元纠纷案原告撤诉

 

  巨额赔偿款纠纷案撤诉,引发市场热议。有投资者猜测,可能是地方政府在内部协调的结果。

 

  今年1025日,山东钢铁被曝卷入民生银行和钢贸企业的三角借款纠纷中,作为贸易商担保方的山东钢铁被要求支付4.8亿元的巨额赔偿金,曾引起市场关注。

 

  1224日晚间,山东钢铁发布公告称,已于当日收到江苏高院签发的《民事裁定书》,在民生银行对其诉讼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中,原告已向法院提出撤诉。公告还称,因案件受理费用由原告承担,对山东钢铁利润没有重大影响。对于原告撤诉的原因,公告并未透露。

 

  新京报记者发现,此次借款纠纷,源自于去年初的一次三方贷款协议。

 

  20122月起,常熟市天铭物资有限公司与民生银行南京分行陆续签订了高达14亿元的授信合同,用于购买山东钢铁旗下济南钢铁的钢材。期间,当事三方签订了两份《动产融资差额回购协议》,规定民生银行以授信形式向贸易商提供融资,并开具收款人为山东钢铁、还款人为钢贸商的银行承兑汇票。

 

  直至今年10月,天铭物资公司有14笔还款逾期,累计高达4.8亿元。作为担保方的山东钢铁,被民生银行连同天铭物资公司一起诉讼,要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作为国内最大的上市钢企之一,山东钢铁是大股东山钢集团旗下的核心资产,于2008年成立,注册资本100亿元,由济钢集团[微博]和莱钢集团两大钢厂构成,注册地为山东济南。

 

  近年来山东钢铁陷入巨亏。财报显示,2012年该公司巨亏近40亿之后,今年前三季度山东钢铁仍呈亏损态势。

 

  在外界看来,突然宣布4.8亿元诉讼案撤诉,对急于在年内扭亏的山钢来说,像是搬掉了身上的一块大石头。

 

  股吧里,有投资者称,“4.8亿不是个小数目,双方私下里达成协议了?”也有投资者称,“山钢是山东省国资委旗下第一大国企,这么大金额赔款都宣布撤诉,是不是地方政府在背后调节?”

 

  1226,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山东钢铁证券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案件撤诉原因不知情,“这一直是公司法务部在操作,我们也不了解,一切以公告为准。”

 

  屡遭诉讼的钢铁巨头

 

  在卷入与民生银行纠纷之前,今年7月山东钢铁曾披露与兴业银行发生多达18起借款纠纷诉讼,面临超7亿元的贷款赔偿风险。

 

  除去与民生银行的纠纷之外,从去年年底到今年7月之间,山东钢铁曾陆续收到来自另一家银行兴业银行的18起诉讼,涉案金额超过7亿元,诉讼的理由同样涉及金融贷款纠纷。

 

  根据726山东钢铁对外发布的公告,其中1起诉讼案的原告为兴业银行上海市北支行,由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受理;其余17起的原告则为兴业银行济南分行,均由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诉讼起因是在2011年以及2012年初,山东钢铁与10来家上海和福建地区的钢贸商、兴业银行签署《保兑仓业务三方协议》,钢贸商总计在兴业银行获得授信7.05亿元。

 

  2013年以来,钢贸商在兴业银行的7亿元钢贸贷款陆续逾期,兴业银行提起诉讼,并追加山东钢铁为被告,要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该案件与民生银行纠纷一样,都是银行向贸易商提供融资后,后者在购买钢铁支付完保证金后,余款未归还。

 

  在业内,这种通过钢厂、贸易商和银行的三角融资方式被称为“保兑仓”,是在钢贸、汽车领域应用较为广泛的贸易模式。

 

  西本新干线的钢铁业分析师邱跃成介绍,在“保兑仓”的模式中,贸易商先向银行交纳保证金,而后银行开出承兑汇票,钢厂收到银行的承兑汇票后发货,货到了仓库后,变成仓单质押。如果期限内钢贸商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则钢厂负责回购质押物,承担连带责任。

 

  “市场好的情况下,这是一种三方盈利的融资模式。银行房贷风险降低,贸易商可以顺利拿到资金,钢厂则能够顺利出货,但在钢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贸易商还款能力骤降,这种模式就存在很大风险。”邱跃成说。

 

  8月以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静安区法院先后对18起案件中的两起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山东钢铁方面应当按照承兑票据余额承担退款责任,累计赔偿金额约2.56亿元。

 

  此后,山东钢铁表示不服,先后向山东省高院和上海市第二人民法院提出二审。

 

  “数亿元的代偿金额,对公司肯定会有影响,但具体影响有多大,还要看最后二审的结果。”前述山东钢铁证券办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另外16起案件的一审还在继续,公司尚未收到法院的结果通知。

 

  山东钢铁“保兑仓”诉讼案回顾

 

  20121121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北支行诉上海中璞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山东钢铁连带赔偿金额1.99亿元。

 

  2013321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莱芜市德宇经贸有限公司,山东钢铁连带赔偿金额3600万元。

 

  2013416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福建省旺隆贸易有限公司共4起案件,山东钢铁连带赔偿共1.35亿元。

 

  2013621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上海青帆实业有限公司共4起案件,山东钢铁连带赔偿共0.63亿元。

 

  201375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上海连跃物资有限公司共4起案件,山东钢铁连带赔偿1.28亿元。

 

  2013716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山东立为石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共4起案件,山东钢铁连带赔偿1.43亿元。

 

  20131026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诉常熟市天铭物资有限公司、常熟天铭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山东钢铁连带赔偿4.8亿元。

 

  保兑仓模式成“风险炸弹”

 

  随着2012年以后钢价暴跌,钢铁主营业务跌入亏损,贸易商大批倒闭,曾经被认为是万能的“保兑仓”模式失灵了。

 

 

 

  据钢铁业分析师邱跃成介绍,2010年前后,钢市逐步走入低迷,市场需求一度大幅下挫,钢厂销售压力逐渐增大,同时还出现了不少钢贸商瞒报库存数量向银行骗贷的情况,为提高贷款和贸易的风险控制,“保兑仓”这种曾经流行在汽车销售行业的融资模式,开始在钢铁企业中陆续出现。

 

  “这种模式主要集中在大型钢厂身上。因为国有钢厂信誉高,背后一般都有地方政府支撑,银行一般都愿意把钱放贷给它们。”邱跃成说。

 

  在业内看来,起初“保兑仓”的出现,为经销商与银行签订此类担保协议,银行放贷风险控制提高,还是一个有效的营销手段,显著提高钢厂和贸易商的业绩。由于钢贸商的货款全部以银行承兑汇票的形式支付,于是在钢厂的会计报表上,既实现了销售收入,又不存在应收账款,大大提升了资金使用效率。

 

  邱跃成认为,在钢铁行情好的时候,诉讼风险不会发生。得到信贷支持的经销商可以在淡季大肆囤货,在旺季高价销售,获取丰厚的利润;同时,产品估值水涨船高,钢厂也开拓了市场,销售业绩大幅提高。一旦行情低迷或者下滑,钢铁生产企业为经销商提供银行担保,看似万能的“保兑仓”,当中潜藏的风险隐患,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并形成恶性循环。

 

  山东省一位钢厂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2012年,由于钢价暴跌,钢贸商的销售异常低迷。钢铁业陷入全行业亏损的境地,贸易商也是大批死亡。“今年上半年形势稍有好转,但在一季度和二季度末,资金紧缺的情况下,还是有大批钢贸企业倒闭。”

 

  业内认为,由于钢贸商的大批倒闭,使得“保兑仓”中的三角融资链条破裂,是山东钢铁今年以来借款纠纷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

 

  此前,另一家大型上市钢企包钢股份(3.92, 0.00, 0.00%)亦曾受累于“保兑仓”的融资方式。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常熟一家钢贸上市公司高管跑路,旗下多家子公司宣布破产重组。包钢股份因与这家钢贸商及广发银行[微博]签署了保兑仓协议,广发将包钢告上法庭。作为供应商的包钢股份,按照保兑仓协议,支付给广发银行2.29亿元承兑汇票。

 

  据报道,作为华东地区钢贸业务的中心,截至今年6月,在上海各级法院开庭审理的针对钢贸商的金融借款等纠纷案件已有600余起,其中北京银行(7.42, 0.00, 0.00%)、光大银行[微博](2.64, 0.00, 0.00%)、工商银行(3.58, 0.00, 0.00%)等各占数十起。

 

  担保隐忧仍难解除

 

  在去年巨亏超38亿之后,徘徊在被“ST”边缘的山东钢铁试图通过设备折旧调整和兜售旗下资产全力扭亏。

 

  财报显示,山东钢铁2012年曾巨亏38.3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525.35亿元,同比下降9.18%;净利润亏损1.28亿元,较去年同期19亿元的亏损额大幅减亏。山东钢铁称,大幅减亏的原因,是今年以来改变销售方式,大大降低运输、仓储和管理方面的费用,同时投资收益有所增加所致。

 

  在遭遇去年巨亏之后,为避免连续两年亏损被“ST”的风险,山东钢铁在今年通过设备折旧调整和兜售旗下资产,给公司带来数亿元的收益增补。

 

  今年8月,山东钢铁曾公告宣布,将部分厂房、建筑物和设备折旧年限延长,此举预计将为公司今年412月固定资产折旧额减少7.27亿元,净利润增加5.45亿元;与此同时,11月末,山东钢铁宣布,挂牌出售旗下两家子公司股权,其资产估值高达5.8亿元。一旦资产转让成功公司将录得2.7亿元的收益。

 

  在外界看来,通过设备折旧调整和高溢价出售资产,将让公司在年内扭亏成为大概率事件。但也有分析认为,在钢市仍低迷,需求未见好转的情况下,“账面”上回暖并不能反映山东钢铁真实的经营压力;在此之外,身陷多起钢贸商纠纷,也让该公司未来经营状况存在隐忧。

 

  “财务数据上可以提升,但从市场来看远没有好转的迹象。”前述山东钢厂经理表示,今年末,由于宏观经济上并无任何利好政策释放,钢材采购的热情降至冰点。“再加上环保的压力,以及年末严峻的资金形势,目前对钢厂可以说是形势极度恶化的状态。”

 

  与此同时,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由于营业收入的下滑和受到承兑增加,该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48.12%

 

  华泰证券(8.91, 0.00, 0.00%)曾发布研报称,尽管今年以来山东钢铁的亏损状况明显改善,但钢铁市场的不利因素正在向钢企传导,由钢贸商引发的信贷纠纷风险和担保隐忧仍未解除,是投资者对该公司做价值判断时不可忽视的因素。

 

  记者了解到,对于十多起因为“保兑仓”引发的纠纷,目前大多数仍在一审处理。一旦判决公布,随之而来的巨额担保赔偿将是公司未来业绩的隐忧和风险。

 

  1227,记者再次致电山东钢铁证券办,询问该公司是否还有类似民生银行的“保兑仓”纠纷案件。“到目前为止没有,该报出来的都已经公告了。7月份钢贸商集中出事之后,公司已经加强监管,对保兑仓这一块卡得很严。”山东钢铁证券办称。

关键词:  钢铁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